在財政政策持續發力、改革舉措及時接力的組合下,我們對2019年經濟增長和企業盈利柳暗花明抱有信心。

經濟工作層面釋放的政策信號是:既要繼續確保逆周期調節的力度、夯實經濟企穩勢頭,又不走老路、防范風險 

一季度經濟指標超出市場預期,GDP增速提前企穩,使得不少觀察人士對于經濟判斷趨于樂觀,也因此將近期召開的一系列決策層會議的信號理解為“邊際收緊”或“逆周期需求側政策的結束”。筆者有不同看法:經濟仍穩中承壓需夯實,要繼續確保逆周期調節力度,貨幣政策為配角,金融監管保持定力,但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提效。 

3月增速受益于低基數:仔細剖析,一季度GDP超預期主要來自于3月數據大幅好轉。但切勿為浮云遮望眼,春節移位帶來的低基數對3月指標反彈扮演了重要角色。因為今年春節比去年早,節后工廠開始復工始于2月下旬,遠早于去年的3月上旬,這提振了3月工業產出: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比1月-2月反彈3.2個百分點,筆者估計其中一半的反彈來自低基數。 

此外,3月出口大幅反彈至接近15%的同比增長,既與復工時間早有關,還受到了4月增值稅和出口退稅稅率降低之前,企業早交貨早開票的沖時點潛在影響。這兩項因素消退之后,4月的工業生產和出口增速大概率會回落,內外需仍面臨挑戰。 

凈出口的改善難以持續:從支出法三大項看GDP,一季度消費并不景氣,增速從去年一季度的9.2%回落至7.1%,投資增速也顯著回落,特別是企業的設備類投資勢頭放慢,顯示信心仍然較為疲弱。唯一的亮點是凈出口(即貿易順差)的反彈,但主要來自于3月出口的一次性飆升。鑒于當前全球經濟局勢,凈出口的改善不具有持續性。 筆者仍然認為,今年全年出現經常賬戶赤字的概率不小。 

就業方面仍不能掉以輕心:3月份官方調查失業率依然保持在歷史水平中樞的上限附近(5.2%),而私人部門的一些調查指標,譬如勞動力需求與供給的比例,以及在線招聘網站顯示的雇傭需求,也略有惡化。 

4月高頻率指標并未繼續攀升:內需方面,4月前三周的電煤消耗量同比增速比3月回落,汽車銷售也仍然低迷;出口方面,作為亞洲出口風向標的韓國,4月前20天的出口增速同比下滑9%左右,依然疲弱。總體而言,這可能預示著中國4月經濟指標難以延續3月份的大幅改善的勢頭。 

鑒于對當前經濟數據好壞參半,形勢穩中承壓的判斷,最近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4月19日)和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四次會議(4月22日),在充分肯定一季度經濟成績的同時,也表示要清醒看到,經濟運行仍然存在不少困難和問題,外部經濟環境總體趨緊,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是結構性、體制性的。會議提到,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 

筆者解讀,經濟工作層面釋放的政策信號是:既要繼續確保逆周期調節的力度、夯實經濟企穩勢頭,又不走老路、防范風險,這就進一步明確了本輪逆周期政策的基調——貨幣政策作為配角,金融監管保持定力,但積極的財政政策將加力提效。 

筆者認為,未來兩個季度將是全面實施已宣布的財政寬松舉措的階段,來托底經濟下行壓力。增值稅減稅、社保繳付比例下調,以及地方專向債券增量,這三項加總相當于GDP的1.75%,且其中一半的措施是以更能提振私人部門信心的方式——減稅降費來實現。 

與此同時,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的力度適度微調,但依然保持在相對寬裕狀態,為與財政寬松相關的政府債券發行提供便利。預計廣義信貸(官方社會融資總量+政府債券)的增速繼續上行的幅度減緩,因為社融增速反彈已部分集中釋放在一季度。然而,即使信貸規模增長不會繼續超預期,但隨著積極財政政策的傳導,企業對長期的信貸需求將有望增強,信貸的結構和質量也會繼續改善。 

政治局會議重申了 “結構化去杠桿”和“房住不炒”,會議表示要注重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辦法穩需求。筆者認為,潛臺詞是要以結構性改革來夯實周期性拐點。 

過去三年,供給側改革1.0階段的“三去一降一補”取得很大成效,穩住了杠桿率,提升了產能利用率。下一步則是供給側改革2.0階段,通過改革、城市化,提振全要素生產率,應對人口老齡化等結構性挑戰。進一步加大對外開放,倒逼國內改革;推動國有企業,特別是地方國企的混改和激勵機制改革;改革中大型城市群戶籍制度,深化城市化。最后,輔以金融市場高水平監管和開放,來加速人民幣資產國際化。 

在財政政策持續發力、改革舉措及時接力的組合下,筆者對2019年經濟增長和企業盈利柳暗花明抱有信心。

*本文首刊于2019年4月28日出版的《財經》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