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企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是盈利,非市場化地推進融資支持反而會傷害它們的盈利。

最近政府各部門進一步加大了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一系列政策都直擊小微企業經營問題的要害,如國企和政府應收款、規范化的信息披露等。但大部分優質的長期政策推進阻力大,同時需要時間才能看到一定效果。推進力度最大、效果最明顯的還是融資方面的政策,不但給銀行下達了增速方面的明確窗口指導,也在利率方面提出了具體要求。

筆者認為無論從短期還是長期來看,此類融資方面的政策實行,對大部分優秀小微企業來講是弊大于利。小微企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是盈利,非市場化地推進融資支持反而會傷害它們的盈利。

首先,解決小微企業問題還要考慮深層次問題和長期可持續的解決方案。根據人民銀行和銀保監會的數據,中國現有小微企業9000萬家,其中超過2200萬家小微企業已經得到信貸支持,小微信貸已經超過30萬億元達到GDP的37%。這和大部分發達市場相比都是非常好的水平。相比融資問題、人口結構、勞動力、土地、環保、倉儲等各項經營成本其實是小微企業甚至是中小企業面臨的更大問題,只有盈利好有一定規模的小微企業,才能提高研發成本且進行自動化升級作為應對。

但是非市場化地推動小微企業貸款反而會延緩正常的企業優勝劣汰的過程,增加小企業的勞動力成本和經營成本,而減少小企業,尤其是優質小企業的利潤率及現金流。雖然生產力的提升可以覆蓋部分成本上升的壓力,但是小微企業乃至制造業的生產力提高及升級并非每年都可按計劃線性進行。一些經濟周期的波動也是優化長期資源配置的必要條件。過度逆周期調節和追求過窄的合理經濟增速區間反而會造成對小企業和制造業的不斷擠壓,且有造成產業鏈過早轉出中國的風險。

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對小企業的可持續資金支持需要建立在商業可持續的基礎上,不然會加大金融周期而傷害小企業。雖然央行對銀行支持小微企業給與了一定的資金支持,但在正常的金融監管體制下,銀行的資本金及盈利積累仍是銀行支持貸款增長的最大制約因素。筆者最近的調研顯示,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的新增小微貸款在最近的小微貸款的定價和增速的指導下基本處于虧損狀態。

從貸款定價來看,大部分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在5%左右,有時甚至降到基準利率4.3%以達到監管目標避免處罰。這個利率水平大多難以覆蓋資金、運營和信貸成本。

從風險來看,在成本上升和行業整合的背景下,2018年小微企業貸款10%左右的增速已經不低。同時考慮到小微企業平均存活三年左右,大幅逆周期提高小微企業貸款增速必定導致不良快速上升。這會給銀行的盈利能力和資本金積累帶來負面影響并降低銀行未來的放貸能力。同時由于商業的不可持續性,在近期放貸高峰后難以避免會出現抽貸高峰。這不但會加大金融周期,還會誤傷受銀行追捧的高質量小微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和2013年通過金融創新支持民營企業,2015年和2016年通過互聯網+金融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信貸已經使部分民營企業成為了金融周期波動的受害者。同時筆者認為對貸款增速及定價的非市場化指導還會對長期真正專注小微企業融資的區域性銀行造成負面影響。

筆者的調研顯示,一些專門從事小微企業貸款的銀行因為非理性競爭正考慮或已開始縮減小微企業貸款規模。

商業不可持續的小微貸款終將衍生各種套利及金融扭曲并降低金融系統透明度:小微及民營經濟以輕資產為主,不能按就業和利潤占比來要求融資比例。基建及重資產行業以國企為主,民企較為集中在輕資產行業。尤其近年國企融資增長也以基建行業為主,同時家庭融資比重在社融比重中逐漸加大。如果強行按就業和利潤占比來要求融資比例,反而會造成融資結構嚴重扭曲。

除了降低企業利潤率,過度融資還可能導致小微企業非理性擴張,或大舉進入資本市場投資造成股市波動和房價上漲壓力。同時大部分銀行仍然是受商業驅動,如果利率和增長目標嚴格執行的話,我們預計會看到多方面的套利行為來減少銀行資產負債表風險。金融是服務業,近年用金融政策推動實體經濟轉型的嘗試大多都適得其反。同時金融體系規模已經相當龐大,且近年信貸波動造成的負面影響深遠,如2015年股災及房價過快上漲的負面影響都需要長時間消化。這些風險同時會降低中國金融系統的透明度,并給中國金融和資本市場的合理發展以及和全球資本市場融合增加不確定性。    

*本文首刊于2019年3月18日出版的《財經》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