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
FT 2013年度女性之一:孫瑋

【編者按】:英國《金融時報》推出2013年度女性專題,介紹全球各行各業的杰出女性,本文是“2013年FT年度女性”專題的文章之一。

盡管孫瑋(Wei Christianson)是亞洲投行界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但她進入這一行卻有一點兒偶然。

孫瑋曾在香港參加過一個派對,五年后她成為了一名銀行家。在那場派對上,她與旁邊的人聊天時,對方突然說:“你真是上天派來幫我的。”

“幫你做什么事?”

對方回答說:“讓中國企業在香港上市。”

此人是香港市場監管機構—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的一名高官,因為當時該機構已開始籌備第一批中國企業赴香港海外上市的工作,所以正在物色有孫瑋那樣技能的人加入其企業融資部。當時的香港還是英國殖民地。

常駐北京、現任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中國區首席執行官的孫瑋說:“我認為,中國金融服務行業的女性受到的對待與美國和歐洲沒有太大的不同。現在銀行業務只是我職責的一部分。我花很多時間專心監督我們所有業務平臺,并建設我們的管理團隊。”

她的職責是雙重的。她要在全球為摩根士丹利贏得交易,并作為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和中國區業務的代表。與此同時,孫瑋必須掌管摩根士丹利全部中國業務的發展,既涉及一系列合資企業,又涵蓋從資產管理到證券和信托的各個領域—外國投行在這些業務中只能持有少數股。

她說:“限制外資持股令人遺憾。所幸我們有著很好的合作伙伴。希望限制不久就能放開。對此我持謹慎樂觀態度。”

孫瑋在中國長大,她成年的時候,鄧小平正在鞏固權力、帶來長期政治穩定和經濟增長。于是,她有了機會去美國讀大學—就讀于馬薩諸塞州阿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之后又在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學習法律,然后在紐約擔任一家公司的律師。

1992年,同為公司律師的美國丈夫因為工作關系要去香港,孫瑋便和丈夫一起到了香港。與此同時,她也在考慮改變職業。“在生下(第一個)孩子之后,我意識到我不能出差,但在香港當公司律師就少不了出差,”她說,“我想再要幾個孩子,把家庭照顧好,所以我必須換個工作,但當時我不知道該做什么。”

這個時候她遇到了新的鄰居。孫瑋精通法律和證券業務,漢語和英語都很流利。她回憶說:“鄰居說,‘你被雇用了。’我回答說,‘等一下,我想知道你們支付多少工資,我還要養活家庭呢。’第二天我來到他們的辦公室,于是就得到了這份工作。”

然而,孫瑋的丈夫認為她當“偷獵者”比當“獵場看守人”更有前途。“他說我當監管者沒有前途,”她說,“他建議我當一名銀行家。我很好奇,但我并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她加入了摩根士丹利的投行部—除了2002年到2005年期間先是負責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中國業務,然后加入花旗集團(Citigroup)—她一直是穩步上升。今年,孫瑋的中國投行團隊為雙匯國際(Shuanghui International)以71億美元成功收購美國最大豬肉制造商史密斯菲爾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提供了咨詢。這是中國集團對美國公司完成的規模最大的一宗收購案。

對于她這代人來說,中國歷史的深刻印記從來都沒有遠去。她母親是一名醫生,1939年參加共產主義革命,后來成為一名醫院管理人員。她父親是軍人。

她說:“我在文革時期長大,當時人們沒有太多的選擇。但有時候隧道盡頭還是有一線光明的,你必須非常努力、堅持不懈,才能看到那束光。那時我已記事,但還做不了什么事。我沒有參加紅衛兵,但我也記得其他一些事。”她謹慎地停下來,不想透露太多。但話題開始轉移。她突然補充說:“回想起一切曾經是那么地可怕,讓我感到吃驚。一切都那么悲劇,但人們那種絕處逢生的強烈愿望,卻閃耀出樂觀的火花。我不想說具體故事,但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我從父母那學到的就是人類精神的堅韌。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打倒你。”

湯姆?米切爾(Tom Mitchell)是英國《金融時報》駐北京記者